欢迎进入卢氏党建网!

收藏本站设为首页

当前位置:首页 > 老干部工作 > 夕阳风采

夕阳风采

我家的今与昔——王升

发布时间:2020-03-25
点击量:


六十年代我十六七,              草鞋扁担做工具。

少年美好也苦凄,                担担子挑行李,

布票每人一尺七,                一天曾走过近百里。

几口人买不够一件衣。           七十年代我二十几,

哥姐的旧衣弟妹穿,              美好青春留记忆。

破棉袄拽出棉絮当春衣。          花条纹粗布做衬衣,

一年生活半年 野菜,             穿在身上美心里。

锅内无米碗内稀。                当教师第一次穿上斜纹布,

大人少语小孩闹。                26岁第一次买了件高领秋衣。

好汉难忍腹中肌。                糁子汤、萝卜干,    

破院落烂草房,                  干红薯片儿煮锅里。

外面下雨屋内滴。                上街赶集出远门,

土坯炕溜光席,                  自带馍馍防肚饥。

几个人合盖一条被。               自打窑洞做婚房,

出行只靠两条腿,                 泥墙糊纸真派气。

新做一支架子床,                 遇到雨雪恶劣天,

一床铺盖娶回妻。                 想坐班车也不难。

镇上县里已通车,                 九十年代“不惑”年,

人们出行已便利。                 跟着政策时运转。

敞车票价三毛五,                 职称评定进小高,

小班车六毛都说不便宜。           民办考试转公办。

八十年代过了“而立”年,         穿衣不再紧扣门,

人过三十气正轩。                 换洗衣服有好几件。

的确良衬衣正时兴,               不缺米,不缺面,

透明的蚊帐正稀罕。               瓜菜豆角盛满碗。

月工资虽有十八元                 一个周末一改善,

想满足还需细盘算。               饺子不算稀罕饭。

玉米、麦面、红薯面,             买了一个六十平方小居室,

瓜菜豆角不缺欠。                 席梦思床买两件。

一月改善两三次,                 洗衣机,电风扇,

最大的奢侈是炒鸡蛋。             沙发电视置办全。

门口盖了间小瓦房,               范卢公路多次修,

不怕汛期雨连绵。                 沟河架桥路平展。

伏天不盖潮湿被,                 班车一天跑几趟,

自觉日子比蜜甜。                 票价一趟一块钱。

买了一辆“飞鸽车”,              如今我快进入古稀年,

去县城进修够方便。               见证了祖国繁荣大发展。

衣柜里各种棉袄成十个,

衬衣外套十几件。

皮鞋、布鞋、健步鞋,

还没穿旧就歇一边。

白米白面吃絮烦,

又想寻找杂粮饭。

蛋禽奶肉天天有,

讲究素食味清淡。

家里换了新房子,

一百多平够宽展。

电脑、空调、太阳能,

热凉看洗太方便。

买了一辆小轿车,

早晚出行不做难。

摩托、电动小三轮,

已经退休靠边站。